您现在的位置:若雨中文网 > 娇妻良医 > 娇妻良医txt全集下载 > 正文 第八十九章 且问可愿共绸缪

正文 第八十九章 且问可愿共绸缪

最新网址:www.3yt.la
    若论武技,现在的燕京,的确无一人能出语嫣之右。

    若以暗杀,便是被视为“杀手之王”的顾落尘,手段也未必能及语嫣精妙。

    先前,孛儿只斤氏把语嫣当成了欲对沐睿不利的杀手,与她交手,用的是全力,因本身武技不差,自然是一与语嫣交手,便能大概知道她的武技,犹在她之上。

    翎钧身边的亲侍,她都见过,有两个,还亲手揍过,是个什么程度,可以说是一清二楚,与这跟她交过手的姑娘相比,虽不至于说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,但五六个级别的差距,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还有这位,被沐睿称为夫人的姑娘。

    她不是自己的那位旧识,自骨龄看,应只十六七岁,但从沐睿对她的介绍和她的谈吐来看,又绝不可能,如果,没什么意外的话,这……怕是位武技已达化境,能返璞归真的高手!

    比刚刚与她交手的那位姑娘,还厉害了不止一筹的可怖存在!

    “西墙又翻进来三个,一并打晕丢到隔壁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一堆,也让九歌帮你拎了丢过去。”

    柳轻心缩回扶着床柱的手,抿了下眉,回头看向语嫣。

    这些翻墙进来的家伙,实在讨厌的厉害,没什么厉害本事也就罢了,还这般前仆后继的往院子里冲,扰人清梦不说,还占地方。

    “处理完这三个,让九歌给翎钧去个消息,告诉他,这里一切安好,等明天开了城门,带人来押回去审问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柳轻心便缓步往桌子旁边行去。

    她跟孛儿只斤氏没什么交情,而且,这位,还是沐睿的娘亲,跟翎钧的母妃关系交好,她着实,不知该跟这位聊些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柳轻心这随口说出来的话,让本就在臆测她本事的孛儿只斤氏,更坚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她也听到,外边有人翻墙进来了,但有几个,却压根儿听不真切,更不要说,这些翻墙进来的人,是从哪个位置进来的!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可是师从西北神医?”

    孛儿只斤氏稍稍犹豫了一下,转身行至柳轻心身边,颇有些尴尬的与她攀谈。

    西北神医不会武技,这位夫人,又是个高手,若当真师从,恐怕,是得还有一位教习武技的绝世武神做师父。

    但对大部分人来说,师恩如父,又鲜少有愿意拜两位师父的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,是个隐世之人,在隐世之前,有没有什么名号,并未告我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西北,我是待过些岁月,与他老人家相识,也是在西北。”

    柳轻心需要给这身体一个习得这身医术的“机缘”,毕竟,穿越这种事,给旁人听了去,容易惹麻烦上身。

    但瞧孛儿只斤氏这说法,却像是与那位西北神医相熟,她没必要给自己埋不必要的祸根,所以,大可只模棱两可的说话,让人无法随意猜度。

    “夫人配制的金疮药,我年幼时,曾有幸用过,是那位西北神医给的,传闻,是其不传世的秘方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与他老人家相见,还是睿儿七岁时候,前日见了相同的药,还当是逢了故人,只听钧儿说,那是他家王妃之前配制,才知是个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瞧夫人使人送来的伤药,也是相同的金疮药,便失礼问一句,钧儿的那位王妃,可是师从夫人,亦或者,可方便告知,是师从何人?”

    于理,孛儿只斤氏不该这般失礼。

    但考虑到翎钧的处境,她又不得不问。

    那名唤轻心的沈家小姐,只是个半商半官家族出身的闺秀,虽听翎钧说,是好的天上有地下无,但在燕京这龙盘虎踞之地,恐怕,也不那么好立足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她想对其伸出援手,虽然,近几年,黔国公府已露势颓之象,但若她拼尽全力,也还是可以让隆庆皇帝做出些妥协的才是。

    知己知彼,方能百战不殆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,有两个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师弟较我年幼,却是天赋卓绝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性子乖张,常常不听师父训导,最爱游山玩水。”

    听了孛儿只斤氏的话,柳轻心不禁心下一惊。

    这金疮药,的确不易配制,若只因这药,便被孛儿只斤氏识破了她身份,传去隆庆皇帝那里,岂不是要坏事?

    索性,这脸皮也不是真的,便干脆扯个半真不假的谎出来,先把麻烦消弭了再说,反正,她也的确曾有一个不省心的师弟来着。

    “翎钧的那命定之人,跟我,的确是有些渊源,但并非师承于我。”

    模棱两可的话,可以让不同的人,都听出自己想要的意思。

    柳轻心浅笑着抬头,看向已经坐在了她旁边的孛儿只斤氏,客气地问道,“不知……国公夫人跟我问这个,是有何指点?”

    “指点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钧儿那孩子,可以算是我瞧着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啊,自幼便不让人省心,难得有这好运气,遇上个不嫌弃他顽劣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提到翎钧,孛儿只斤氏的口气里,像是多了几分宠溺,“他爹糊涂,瞧人家姑娘出身不济,就想棒打鸳鸯,着实可恶,我可不能让钧儿因那老东西的喜恶,错失了与所爱之人执手偕老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依着身份,夫人该算是那姑娘的长辈,想来,也是愿意为她绸缪的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,我便失礼的跟夫人问一句,愿否待那姑娘脱了险境,与我联手送她入主三皇子府,成全她与钧儿的这段情缘?”

    咳咳——

    躺在床上听两人“闲话家常”的沐睿,突然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,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他娘,果真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这般顺着柳轻心的误导,理解错了对方的身份,还能这般精准的,跟人示了好,这可真是……真是……

    “国公夫人今日之言,我且记下,待将来,时局稳妥,再往国公府,与夫人细谈。”

    听沐睿咳嗽,柳轻心忙起身前往查看,见他咳的脸都泛了红,只得伸手自被子里拖出他的胳膊,帮他掐住了中指的末端止咳,以防他身子抖得厉害,撕裂伤口,“深吸气!”

    新

最新网址:www.3yt.la



上一章 下一章 娇妻良医txt